嘘嘘Kuma

鏡音リン|星空凛|扁鹊|jyugo←中心
qq是952487130想k同好♡
自嗨狂魔

[GakupoXRin]《Theif of Night》:

渚砂莉香:

是夜,是万籁俱寂的午夜。


繁星被镶嵌在一片黑暗的夜空之中,月亮被乌云挡去了一大半,冰冷而又绮丽的月光逐渐变得微弱。光与影融合并消失,灿烂的烟火在一瞬间被夜色吞噬,随风舞动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落满尘埃的窗台上堆积着一大堆白色的药片,十分钟之后Rin就会走进这个房间,然后就着冷水将这些该死的药片一股脑吞下,她的喉咙会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之后她会喝一杯冰冻了二十四小时的橙汁(尽管这么做有害健康),然后她就会回到她那张柔软的四柱大床上,并快速入睡。所有的行为结束之后,凌晨十二点就会到来。


Gakupo确认那女孩睡着了以后,悄悄地从未关紧的窗户翻了进来。不得不说Rin的警惕性实在是不高,她应该在睡觉前关紧门窗的。Gakupo的目的很明确,他会将这个房间内的所有值钱的东西带走,并确保自己不会被关进监狱。但愿那个已经入眠了的女孩不要突然醒来。Gakupo看了一眼Rin,她似乎睡得很深。


[这就好。]Gakupo叹了口气,然后开始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间里的每一个柜子。他的动作很轻,就像一只蹑手蹑脚的猫正准备捕杀一只熟睡中的老鼠。翻找了好一会之后他都没有翻到一张钞票,只是在房间的角落里看到了一个圆形的小盒子。


Gakupo将那个盒子打开,发现里面装着一个镶有粉红色珍珠的木制戒指。他觉得这玩意可能不值多少钱,所以他并没有拿走而是将它放回了原处。


“别离开我......”Gakupo吃惊地看向那个躺在床上的金发少女,她没有睁开眼睛,似乎是在说梦话。Gakupo松了口气。


“你又要逃避了.....对吗?”难以推测出她究竟梦到了什么。比起质问,这句呓语更像是一种斥责。这提醒Gakupo他还是早点离开这个地方比较好。


一个装满了咖啡的马克杯被放在浅灰色的地摊上。Gakupo无意之中看到了它,不禁有点疑惑。她为什么把杯子放地上?考虑到自己不可能亲口去问那个女孩,他只好强行压下心中的好奇。


风越来越大,敞开一半的窗户发出有规律的巨大噪声。糟糕,他得走了。


Gakupo刚走到窗边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刻骨的凉意涌上心头。


“您这是要去哪里呢,先生?”金发少女在不知不觉中睁开了她那双宛如玻璃球一般透明的深绿色瞳孔。


Gakupo希望那仅仅只是句梦话。

评论

热度(4)

  1. 嘘嘘Kuma渚砂莉香 转载了此文字